ofo北京总部否认裁员,保安称供应商催账频现曾报警

  • 时间:
  • 浏览:0

  9月25日,《证券日报》记者来到ofo北京总部,总部地处大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ofo曾经租用4层,目前仅剩两层。

  最近,ofo小黄车北京总部人去楼空风波沸沸扬扬,ofo方面辟谣称是租约到期,很久,却再次引发市场对其裁员的猜想。

  ofo坚称裁员一事为网上的误传,但一楼保安告诉记者,近有有还还有一个月,佩戴ofo工牌的员工数量共要少了三分之一,ofo楼下的咖啡厅也表示,ofo员工明显减少。

  ofo北京总部“瘦身”,办公地4层变两层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ofo)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北四环西路58号11层1102室。但这项信息或许快一点 就会地处变化。

  9月25日,《证券日报》记者根据上述地址来到了地处中关村地区理想国际大厦中的ofo北京总部,记者注意到,注册地址标注的11层仍留有ofo的办公痕迹,贴有ofo标记的玻璃门半开着,屋内一片狼藉,门外贴着“ofo小黄车已迁至大厦15层”的告示。

  谈及11楼办公区搬迁一事,ofo方面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是事先 “到期不续约”,至于到期不续约的是因为 则未做明确说明。

  有理想国际大厦工作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ofo曾经在理想国际大厦租用了4层办公楼,但目前仅剩15层和20层了。该工作人员谈及,“好像是事先 有两层楼到期了”,至于到期不续租的是因为 ,该工作人员则表示暂且知情。

  谈及次要员工工作地点调整一事,有ofo内部管理工作人员称“搬家很正常”,另有工作人员则对记者表示系“因部门调整”。

  真真假假裁员风波,戴工牌、喝咖啡员工均减少

  尽管ofo人去楼空的说辞被证实为谣言,但其办公面积缩水一事再次引发市场对于ofo人员缩减的遐想。谈及市场猜测的裁员一事,ofo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越来越 的事,裁员都是网上的误传。”此前,市场上有ofo大批裁员的传言,ofo方面多次予以表态。

  在面对记者关于人员算不算减少的采访时,有公司内部管理工作人员避而不答,转称“热闹得很,其他同学都是热火朝天地干”,另有工作人员则表示无可奉告。

  但在内部管理人员看来,ofo人员减少是“显而易见的”。

  有大楼内部管理物业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透露,ofo工作人员觉得有所减少,“其他同学都是猜测是事先 裁员”。

  理想国际大厦一楼保安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从佩戴ofo工牌的员工数量来看,近有有还还有一个月中ofo员工有所减少,“共要少了三分之一”。

  在地处理想国际大厦一楼的咖啡厅工作人员看来,ofo人数觉得突然突然出现了明显变化。有咖啡厅工作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谈到:“ofo人数明显减少,从下来喝咖啡的人数就能看得出来。”

  有与《证券日报》记者一同前往ofo的供应商透露,事先 业务往来,其与ofo多部门均有联络,据其了解,ofo多个部门均在裁员。

  偶遇催账供应商,保安称催账频现曾报警

  缺钱或为ofo面临上述变动的“元凶”。

  上述与《证券日报》记者一同来到ofo的供应商对记者透露,其此次到来的目的是催账,其表示,ofo拖欠时间最长的一笔款项事先 逾期十天。

  在理想国际大厦一楼保安看来,供应商前来ofo催账的什么的什么的问题 暂且稀奇。这个 保安告诉记者,在近有有还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事先 见到了多个前来催账的供应商,也遇到过催款人在大楼前拉横幅并最终报警的局面。

  事实上,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ofo已被卷入多起诉讼。日前,浙江法院网上公开信息显示,百世物流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将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东峡大通”)起诉至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法院。本次起诉于9月13日上午9点开庭。开庭公告显示,此次百世物流起诉ofo的案由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但具体信息尚未透露。

  沪市某上市公司亦于9月1日披露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因与东峡大通买卖合同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涉及金额6815.11万元。公告称,2017年控股子公司与东峡大通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经双方核对,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该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货款6815.11万元。

  此外,ofo屡次被传出与物流公司、生产商、维修厂等突然突然出现拖欠货款、合同纠纷等什么的什么的问题 的消息。

  在市场普遍看来,共享单车事先 经历了快速爆发的阶段,今时早已不同往日。谈及未来,共享单车的精细化运作或为重要发展方向。日前,有知名共享单车平台公开表示,现在时要的是更精细地发展,开拓更多价值空间。从全球看,随着技术、运营模式等多方面创新,以及精细化发展趋势,这股由中国掀起潮流的共享单车模式,潜力依然巨大。

  但相比考虑精细化运作,考虑更大的全球市场,ofo目前最不难 考虑的或许是怎么能能度过当下的“坎儿”。上海社科院互联网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易此前对《证券日报》记者谈到,对于ofo来说,当下是“最难熬的时点”,目前市场上似乎形成了新的格局,摩拜在美团的支持下仍有实力,哈罗单车身后都是阿里支撑,“市场上有这两家头部共享单车平台或许事先 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