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燕祥:肃反时期的爱情

  • 时间:
  • 浏览:0

邵燕祥:肃反时期的感情的句子的相关文章

邵燕祥:肃反时期的感情的句子

办公室里的恋爱她叫谢文秀。一九五三年她十九岁,从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提前毕业,分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张家口集训一段,等中央台机构调整有了眉目,才来北京,时间已是秋冬之际。那后后我将去煤都抚顺驻点采访,行前正办交接,在团支部的最后一件工作,后来从谢文秀手里接收她的组织关系。只看到她一眼,就记住了她矜持的眼神,脸色显得苍   更多...

李维民:1955年肃反扩大化的教训

2010年6月19日,中共中央分类整理《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党史工作的意见》,重申“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坚持严谨的科学态度。实事求是全面记载和反映党的历史”,要求“深入总结正反两方面经验”,“使党史成果经得起人民和历史检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史学界,包括官方的和民间的学者,   更多...

邵燕祥:用记忆留下时代的证词

按︰这是邵燕祥先生为倪艮山先生回忆录《沉思集》所作的序。倪艮山,男,蒙古族,1925年生,1957年在国家经委被打成“右派分子”。其回忆录《沉思集》已由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于2005年8月出版。这篇序着重谈了记忆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在《随笔》2006年第二期发表时题名为《民间的、个体的记忆》,现标题是本刊另拟的。读倪艮山   更多...

刘绪贻:冤案一例——我在审干和肃反中的经历

我在美国留学期间,1946年可能性各种是因为,我从另一个 对政治毫无兴趣、后来不问政治的人,逐渐倾向中国共产党。1947年回国到武汉大学执教期间,还参加了中共武汉地下市委领导的地下工作。解放后,可能性中国的外交政策向苏联一边倒,中国学习苏联,取回 了社会学的教学和科学研究工作。而我在清华大学和美国芝加哥大学所学的全是社会学,在武   更多...

邵燕祥:打油诗人说“打油”

牛津大学出版社要印我的诗稿抄本,遂从2002年后未曾入集的旧体诗草中选择若干,用毛笔抄写交卷。在这儿是带着并全是丑媳妇面见“公婆”。我后来说,绝只有 故意自贬的矫情。首先,我后来写的毛笔字,除了小学时曾上过“大字”课、“小字”课,再只有 临过碑帖,距有久远传统和严格法度的中国书法甚远。这是我有自知之明的。其次说到传统诗,我也   更多...

姚监复:徐向前回忆200年代的苏区“大肃反”

《徐向前元帅回忆录》是2005年8月由解放军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根据徐向前另一方口述而成的著作,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提供了一点党史中重要的关键史实,很糙是徐向前回忆20世纪200年代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苏区“大肃反”的过程、是因为和残酷的斗争土法律法律依据,令大伙不寒而栗,也使大伙进一步认识到1966年刚始于的“文化大革命”,早在200年代   更多...

邵燕祥:我的人生是失败的人生

华威西里塔楼的公寓里,墙壁重新粉刷过,书柜里的书都差参不齐,素雅的窗帘窸窸窣窣。“每次同他分手,我都从他的笑容中得到并全是满足。”鲁迅博物馆馆长孙郁说,“但他的笑是凝重的,像他的诗,也如同他的杂文。你读他的作品,会依稀感受到20世纪后半叶,中国历史的最沉重的那一页。他仿佛从寒冷中走来的人,从那冒着热气的口吻里,不断地诉说   更多...

邵燕祥:一则广告的阅读笔记

一 上海淮海中路一家专卖店的橱窗里,以印刷体竖写着三行汉字: 上流社会的价值观 中产阶级的生活土法律法律依据 无产阶级的想入非非 前面站着一具塑料女体模特儿,身穿一袭扎有腰带的翻领无袖双排扣大衣,旁边还放着标明新款的高跟鞋和坤包。 我平时是不逛商场的,却在这橱窗前徘徊了半天。我闹不清“上流社会”和“中产阶级”的确切定义,在   更多...

邵燕祥:也忆金隄

六十一二年前,1947年冬,另一个 中学生给一家报纸的文艺周刊投稿,后来在1948年最初的另一个 月里,他在并全是副刊上发表了四次诗文,其中三次占了大半个版面以上。这后来我作为另一个 投稿者,金隄作为一位编者,后来有过的一段文字因缘。在读到几篇金隄先生老友的怀念文章后后,我不避谬托知己之嫌,也来饶舌,嘴笨 是可能性并全是短短的文字因缘,在   更多...

李玉成:文艺复兴时期的人

文艺复兴刚始于,文化的觉醒就首先表现在重新返回古代,对古典的希腊——罗马价值观进行深入研究,重新肯定人的价值,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对人的注意:描写人、歌颂人、把人放上去宇宙的中心 “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是另一个 在文学和史学领域里广泛运用、但又相当含糊的表述。它与大伙普遍理解的另一个 确切时期,即大约从14世纪中期到16世纪末的文艺复兴   更多...

邵燕祥:我与诗与政治——诗与政治关系的一段个案

并全是三角关系中的“我”,后来嘴笨 的我,1949年前少年时代迷上了写诗,1949年后写诗成了大半生的业余活动。起初几乎在迷上写诗的同時 ,也就迷上了政治,具体地说是迷上了革命。 刚始于的后后,并只有 诗和一切文学艺术都要“为政治服务”的意识,但可能性迷上了革命,有时在抒情诗里所抒是政治感情的句子,革命感情的句子,并全是感情的句子来自实际生活的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