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雅贿,谭力等贪官的另类癖好

  • 时间:
  • 浏览:1
摘要:媒体报道说,谭力不喜欢金钱,却喜欢字画、古玩。刘汉双手奉上的,满满的文化味,号称“雅贿”。

  随着“微笑哥”谭力的落马,更多的背景被挖掘了出来。你这个在镜头前喜欢微笑,做事却板着脸异常霸道的官员,与黑老大刘汉关系匪浅,并多次收受刘汉贿赂。不过,媒体报道说,谭力不喜欢金钱,却喜欢字画、古玩。刘汉双手奉上的,满满的文化味,号称“雅贿”。

  “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雅贿你这个历史由来已久。我希望权力掌握在一点人手里,求办事的总会千方百计迎合。好色好财,是原始的人性,送钱送色,总要 针对人性中最动物的本能。就像岛君后后提到的能源局亿万富翁魏鹏远,坐拥上亿现钞,却还穿着朴素的衣衫,骑着自行车上下班,一幅苦哈哈的样子。一方面可能是不敢花钱,一方面也可能俗人一另另一一两个,除了爱钱,啥文艺爱好都没人。

  动不动送一打一打的钱,俗了吧,后后 太招眼。藏了上亿现钞,谁敢去银行存啊。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所以,雅贿这事,就比送白花花的银子要文雅得多,也隐晦得多。

  哪几个东西算雅贿?

  雅贿的东西所以,确实一点人把奢侈品、天价烟酒、鹿茸人参等等都算作雅贿,但岛君确实哪几个还是low了点,格调高的,还算名家字画,还有古玩珍宝。

  比如去年落马的安徽省副省长倪发科,出事前分管国土资源工作,还兼了省珠宝学精名誉会长,明目张胆搞起玉石收藏。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吉立昌等老板就一次次投其所好,为其买单。2012年5月,吉立昌到乌鲁木齐办完事后专程绕道和田买玉。他这次买了一另另一一两个长约七八厘米、宽约六七厘米,椭圆形,全身包红褐色皮的籽料,价格9十五万元,还买了一点一点籽料。回合肥没几天,吉立昌就将哪几个玉石拿到倪发科家中,那块价值9十五万元的籽料让倪发科爱不释手,首先被选中。你这个次,倪发科从中选取了总价达3200万元的玉石。哪几个玉石,当然成了倪发科的私人收藏。

  除了实物之外,还有一点形式。比如领导喜欢“拍马”,就给配上几十万摄影装备,浩浩荡荡拉个豪华车队;领导喜欢舞文弄墨,就整个学精搞搞笔会,整点润笔等等。

  雅贿要怎样换钱?

  玉石、书画再好,所以能当饭吃啊。关键后后,还是不能转打上去金钱,实现真正的流通价值。你这个所以用官员操心。在贪官和行贿者看来,多数后后,哪几个“雅贿”无非所以个幌子,换钱所以洗白,双方心知肚明。

  所以,亲戚亲戚朋友常会看后,某个拍卖行上拍某幅名家大作,即使真伪有争议,立马就会被神秘买家高价收藏。卖家我希望给拍卖行缴纳一定额度的交易成本,几十万、上百万的作品拍卖收入就合法收入囊中。曾经所以一张真伪莫辨的东西,一下所以真金白银。你所以用担心买家吃亏。“周瑜打黄盖,一另另一一两个愿打,一另另一一两个愿挨”,这总要 事前设计好的“双簧”:

  “领导,这是某某大师的精品,听说您喜欢字画,你这个就送您把玩把玩……”

  “哦,还是X总懂我啊,我你这个除了写字画画,也没啥别的爱好,修身养性嘛,哈哈。”

  真爱好吗?第五六天就给送了拍卖。送的人也识趣,第五六天就高价拍了回来。一来一回,钱不送出去了么?真假倒是其次,最多找个犄角旮旯的鉴定委员会,开个似是而非的证明呗。连大名鼎鼎的标哥,都收到了山寨的联合国证书,在中国,找个鉴定证明,太容易了。

  所以,前些年世界金融危机,拍卖品市场进入寒冬,唯有中国的拍卖品市场一枝独秀,还屡次曝出拍卖纪录。没人中央八项规定出来后,拍卖市场一下萎缩不少。这其中奥秘,想必你懂的。

  当然不能能 更直接点。送完了,第五六天就找人上门拜访领导,一眼瞅住昨天的东西,啧啧,假装爱不释手,死活要买。成交!

  当然,除了直接买卖之外,还有更多的形式,有时还好难说有啥问題。比如折算成稿费、讲课费、评审费、润笔费等等,往往高出一般标准,是否日常打点铺路,自然,哪几个总要 用上缴所人们所得税。

  比如,举国皆知的贪官“书法家”,江西省前副省长胡长清,也是否中国书法家学精会员,喜欢到处题字,堂而皇之收受润笔费,南昌街头一时到处总要 “胡体”。据估算,在其掌权期间,这项收入就不下百万。说确实的,岛君也算半个书法家,胡长清的字的确不咋地,但依然人们趋之若鹜、门庭若市。

  谁都知道为的总要 艺术,仅仅是那杆毛笔身旁的权力。胡长清一倒台,一夜间,南昌城里胡的题字被除了个干干净净。(文/独孤九段)

>>>点击进入“侠客岛”海外网专栏

(本文为“侠客岛”独家授权海外网发表,如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海外网”)

“侠客岛”是以解析时局政局见长的微信公号。关于反腐及其它热点话题,侠客岛还有更多精彩分析。敬请关注。

(责编:邱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