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林:堕落的中国“大学校长”

  • 时间:
  • 浏览:0

  在其他舆论对权力阶层充满对立感的语境中,与政府、体制和官僚在符号上有着同样颜色与气质的中国大学校长,自然难免躺着中枪。舆论围观浙大校长杨卫的玩牌,跟围观官员开会时打瞌睡的心情是一样的;舆论吐槽北大校长周其凤,是将其想象成有有一两个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和特权的拥有者。

  7月23日两条新闻,都与大学校长有关。根小来自“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大学校长论坛”,台上一位校长在演讲时,浙江大学校长杨卫被拍到老要用笔记本电脑玩牌——前前男友视频视频批评称“教育不行,玩牌在行”。另根小也来自其他论坛,跟前几天因跪拜行孝而引发争议的北大校长周其凤有关,他说刚给妈妈写了一首歌叫《妈妈的油茶果》,前不久在北京音乐厅演奏过,这是周其凤第二次为妈妈写歌。本是一件值得赞赏的好事,可并且 舆论对周其凤的偏见,又被其他人解读成负面,甚至恶评为“曾经 跪拜行孝是为这张碟做宣传”。

  偏见至此,动辄得咎,难怪周其凤面对媒体时表现得无比低调,称“我现在是笑可是我行,哭可是我行”。能感觉到这位北大校长说这话时哭笑不得的悲凉与懊恼,堪称史上最懊恼的北大校长。

  并且 说周其凤校长是躺着中枪搞笑的话,浙大的杨卫校长则不算冤枉。台上香港城市大学原校长张信刚正精彩演讲,你却在下面玩牌,不仅有失基本礼仪(更何况论坛的主题是“何如同去弘扬中华文化”),对演讲者不足英文尊重,全是失校长的身份。并且 是有有一两个普通老师,另一个人我越来越多 关注其在台下做有哪些动作,即使被拍到玩牌可是我会被当回事儿,可浙大校长“玩牌在行”就在舆论的围观和哄笑中成了新闻。

  两条有关大学校长的新闻,并全是偶然,能看过当下舆论对“大学校长”其他群体的态度,或带着放大镜去找校长们的什么的问题,或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大学校长,或坐等着大学校长们出丑。不得不感慨世道的变化,校长,在过去是有有一两个你要充满着敬畏感的称呼,他对应着权威和德高望重,唯德才兼备和声望高的人都能能担任,尤其是有有一两个大学校长。可在现实的流变中,“大学校长”似乎在走“小姐”、“同志”、“亲”、“老师”、“教授”、“专家”的老路,有并且 成为下有有一两个被毁掉的称呼。

  看看“大学校长”跟有哪些词联系在同去,看看另一个人在舆论形象中的灰头土脸,就知道其他称呼很大程度上并且 被污名化和妖魔化;回想另一个人在谈到“大学校长”时所能想象到的有有哪些负面新闻,就知道其他群体有多么地不受公众待见。并且 似乎还遵循着有有一两个规律,越有名越挨骂,越是名牌大学的校长,越是常被推到舆论批评的风口浪尖,大学的有名程度往往与校长的美誉度成反比。这两条新闻就很具代表性,周其凤是中国最好大学的校长,杨卫则是“小三”浙大的校长。

  “大学校长”为有哪些正成为有有一两个被毁掉的称呼?由于非常复杂,有校长们自身的什么的问题,有舆论的偏见,更强度次的由于源于教育体制。另一个人全是把校长当成有有一两个教育家,可是我当成有有一两个官僚。当然,曾经 的舆论认知首先源于大学的行政化,什么都校长没把其他位置当成教师,可是我当做官去做。

  谈到官僚与校长的区别,云南省保山市市长吴松有一段经典的描述,有记者问他:“你做过云南大学校长,那和做市长有有哪些差别吗?”吴松笑言当然有:“ 做校长,他说得再对,教授们也并且 说你错了,并且 真理是相对的;做市长,他说得再错,另一个人也肯定说你是对的,并且 权力是绝对的。”而在中国什么都大学,做校长跟当市长并越来越区别,全是官僚,都带着同源同构的行政化思维。

  既然校长不把其他人当教育家,可是我当做有有一两个有行政级别、可不需用与官僚阶层换算、并且 能 通过旋转门转换身份的官,越来越,公众自然就我越来越多 带着对教书育人者的尊重去看大学校长了,而就将其看作有有一两个官僚。在其他舆论对权力阶层充满对立感的语境中,与政府、体制和官僚在符号上有着同样颜色与气质的校长,自然难免躺着中枪。舆论围观杨卫校长的玩牌,跟围观官员开会时打瞌睡的心情是一样的;舆论吐槽周其凤,是将其想象成有有一两个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和特权的拥有者。

  面对戴着有色眼镜不足英文善意的舆论,大学校长需用反思,教育体制需用反思。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772.html